网站首页  |  著名国画家展售  |  著名书法家展售  |  国画特价超市  |  书法特价超市  |  名人小品国画含册页  |  名人手稿书法展售  |  名人信札展售
龙作品展售  |  嵌名联展售  |  名人签名画册封片展售  |  邮品展售  |  名人题斋展售 |  已售书画精品回放  今天的日期是:
玉石展售  |  翡翠展售  |  黄龙玉原石展售  |  黄蜡石展售  |  古玩杂项展售   
集艺斋论藏自乐
· 集书画五大好处
· 藏室的斋堂题额收藏
· 舒志刚爱集“斋名匾”
· 收藏园地花一朵(斋号)
· 深厚的(斋号)十余年情缘
· 集艺斋画廊收藏感悟
· 艺坛芳泽集艺斋
· 收藏之我见——舒志刚
· 机遇运气胆识
· 十载耕耘集藏有感
· 相勉琐记摘录三
· 相勉琐记摘录二
· 相勉琐记摘录—
· 漫谈书画艺术
· 收藏“苦乐”赋——舒志刚
· 仿《陋室铭》
· 舒志刚书室铭
· 舒志刚集书画心语
· 我的书斋——集艺书屋小记(二)
· 我的藏斋——集艺居匾题额收藏(一)
· 集艺“墨缘斋”记
· 我的书斋
 
  内容一览
 
藏室的斋堂题额收藏
双击自动滚屏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08-08-08 阅读:2424

      中国的文人学者除了在自己的文章中表达思维感情、性格、趣味、人生感悟外,还有一种雅嗜,即为自己的书房或斋室起个某某楼堂、馆、阁、庐、轩、斋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斋号在命名的方式上大致有:所居之室,所寓之志,所藏之书(画),所宝之物等等,或根据各人不同的喜好和经历而有所不同,可谓是无拘无数、异彩纷呈。
      斋号是个人的即兴之作,因而随意性和自由度也很大,并非是一直不变的。有的人一生只用一个斋号,而有的则有几个或更多,也可几乎涵括了题斋号的人一生经历中的诸多要事。斋号无论是自题,还是请人题写,然而常常有人将其装裱或镌刻成匾额而悬挂于书斋藏室之上,在品味书斋内涵的同时,又可欣赏书法篆刻的艺术美,这实是一种艺术享受。
      斋号,当是一种文化现象且历史悠久,品位高雅,可称是历代文人的一种雅嗜。斋号既让人感受到文化的特点气息,又很有趣味。正因为有趣,这些年来,我也依葫学瓢,给自己的藏室征集过几个所谓的雅号,开始有天津窦过峻题“陶情斋”,周文祥题“文苑楼”,徐龙题“藏品阁”,秦维国题“墨宝堂”等等先生都为建议过为我献计献策,本来斋名对于象我这样一个没有多少学问者来说,开始不经意。我乃区区小辈,既不敢以文化人自居,更不能与艺术家并论,随着集藏发展,由于自己喜欢书画和艺术家有联系后,但弄几个斋号风雅一回,胆量还是有的,更何况我是十分欣赏取一个好的斋名和促进我斋名联体集艺的向往,但我的“集艺居、集艺斋书画艺术苑、千顷堂艺术馆、集艺斋珍藏艺术展览馆、收藏馆”几则斋号,也是有些来历的。
      斋号的命名、题写,也往往是文人墨客之间友情交往的见证。这种笔墨中的交往,为集斋藏品平添了许多佳话。开始我重视为之取斋号要么取得文雅大方,要么干脆取得平俗到底。若干年后,事实证明,我当年所取的集艺名却也俗到尽头,反而雅了。记得当年我与湖北钟鸣天先生交流书信特别多,我皆通信之际,提出以“集艺”妄趋风雅,请钟老为我取一个斋名,钟老在回信是,提议选用“集艺居”让我斟酌,对钟老精心为我适合我现实集艺起这个意境深远的集艺居名,我是极其喜欢满意的。但我在高兴之余,又陷入一个苦恼的思绪,最好能像别人一样,获得几位名家书写这个很有意义的斋名,为提高我斋的知名度,那么能请谁呢?忽然,脑海中如闪电般闪出,北京白介夫,刘九庵、胡絜青、洪民生、冯晋庸、陈永正等先生,因上三个月,他们刚为我书写过作品,如果果真还能为我题额,那一定会令寒居蓬壁满堂生辉的。
      他们都是我刚如书画圈非常敬崇和佩服的当代学者和书法家,但以前都接触不多,不知他们能否满足我的愿望,于是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给他们一一写了一封信。这也是我刚开始收集书画形成的一种心理定势,即凡事努力争取,结果如何由他们而去。信发出之后,我也盼望能尽快得到他们的回音,但也考虑到他们年事已高,且社会应酬很多,恐难以满足我的愿望,因此我作好了“泥牛入海”的思想准备。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,他们基本上都很快将全称是“集艺居书画艺术苑”斋号题好寄了过来,手捧他们的题斋,我当时那种心情真可以说是受宠若惊了(那期间确为我斋各期报刊增光添彩),使我企盼良久的题斋之梦得以一朝实现。就这样我终于有了这同时得到几幅题斋充满逸韵雅趣的斋名书法,而心中感激之情时时浮现出一位位宽博崇高的学者、书法家的形象。这是我第一个题斋的集藏斋名,就这样诞生。
      我诚心“做书画家知音,走收藏家之路。”在97年我深入与众多书画家联系交流中,我本意是如实向艺术家们回报我集书画千幅,准备用什么文字传记庆贺一下,经居台湾是三行先生建议,他说他跟台湾陈立夫先生很熟,以陈立夫的书艺和知名度,足可以胜任斋名的题写。我觉得他言之有理,想请陈老重题斋名,还望足下成全!一月后即收到陈立夫先生为我题“千顷堂艺术馆”。我随即将这一庆贺之意“斋名”向通信正热时的邵恒秋、那启贤、何宝森、徐正廉、朱寿友等先生商讨,毕竟鼓励者多。“千顷堂艺术馆”既形容个人收藏丰富,其数量可观。再次得到他们的鼓励,并为我书写其含义,催我奋进,伴我执着。
      随着收藏书画发展,信誉倍增,我集艺艺术在“集艺”招牌上闪出了火花。艺术的新奇和神韵建立在“集艺斋收藏馆”中正常思维基础上,出于思维的悖理之中。千顷堂艺术馆改为集艺斋收藏馆,最为贴近的题额也最合我意,在我集艺基础上给了我的艺术空间和独立思考的又一机会,也寄托了我的梦想和希望。这一期间,正因为有雷正民、陈乔、盖茂森、胡震朗、孙竹等近百名为我收藏馆成立,题写了额匾表扬我取得今天的成绩。我对此一直心存感谢,从不居功。
      岁月栉风沐雨,集藏飞星逐目,记得在新世纪初,时值集藏书画十周年之庆,探索进取,拓展事业,愿更上一层楼,为集藏书画抒写新篇,重在弘扬书画艺术,展览书画艺术,展览书画藏品,而且都是单独办展览。经过几次展览后,知名学者、书画家:方成、王琦、沈左尧、徐昌铭、林浦、姜东舒、朱颖人、乐建文、颜家龙等都为我所藏的书画题首及收藏展展标题了字。以上我体会之深,在这里我写出了自己的感想,我爱我的书话收藏馆。以上是我选用斋号室名大致如上所述,著此短文,以记艺术家们的义举,感谢书画家们对我的奖掖。
 
 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 

 
Copyright © 2002-2008 www.jiyizhaihl.cn. 本站中文域名:集艺斋画廊.cn 
24小时订购热线 15951216881/0519-83806806 集艺斋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,不得擅自拷贝使用